上海管理科学论坛2021-程名望《互联网浪潮下的中国经济和企业战略选择》

时间:2022-05-17 20:05:05 阅读:47 作者:赵老师

2022年4月23日,上海管理科学论坛第二场分论坛在线上成功举行。与会嘉宾围绕“数字经济、商业模式与管理创新”作了专题演讲。经论坛授权,本期分享的是同济大学程名望教授的报告,有删节。

互联网浪潮下的中国经济和企业战略选择

我的报告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讲人类轨迹,第二部分讲中国的轨迹,第三部分讲企业的产业升级和路径选择。这三部分的解读,都是基于经济学视角,特别是基于经济学最主流的框架。我一直认为经济学有三大铁律能非常好地解释世界,分别是均衡、边际和周期。我今天主要讲“周期”。

一、人类的轨迹

无论是对于国家、区域、企业还是个人,周期是一个无处不在的神奇规律。人类的历史是漫长的,图1是公元0年到2000年世界的经济增长率。

 

图1:公元0-2000年世界经济增长率

看这张图的时候,我非常感慨,人类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大多时候一直在黑暗中挣扎,暂不考虑公元前,公元后长达90%的时间内,人类一直被黑暗所笼罩,这种黑暗就是贫穷、艰辛和饥饿,人类一直为解决温饱而努力。

直到1820年工业革命爆发。工业革命就像太阳突然升起,光明万丈,给人类带来了光明、温暖和希望,人类终于迎来快速的经济增长和财富迸发,就像马克思恩格斯《资本论》提到的:

“这100年人类所创造的财富,比人类历史上所有时间创造的财富总和还要多、还要大”。

所以,工业革命后的这100年是历史上非常重要的100年,既创造了灿烂的物质文明,也创造了灿烂的精神文明。

毫无疑问,工业革命是人类历史第一个里程碑。19世纪20年代以后人类步入大萧条,大萧条以后,基于凯恩斯主义的罗斯福新政开启了人类历史上第二波“牛市”。1972年石油危机以后,人类开始一个新的阶段,即后工业社会。

图1的轨迹告诉我们,从大的周期来看,工业革命和石油危机两个里程碑,把人类公元后的历史一分为三。1820年之前是人类发展1.0,1820年到1972年是人类发展2.0。1972年之后至今,人类进入3.0。如果把这个趋势线拉直了,就得到图2。

图2:人类发展的三次浪潮

工业革命之前的漫长历史是人类发展1.0,是典型农业社会,农业社会被称为淡水经济,得黄河者得天下。农业社会文明中心在东方、在中国,在黄河边。中国七大古都均沿黄河而建,跟黄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820年之后,人类进入2.0阶段,以工业文明为代表,是典型的咸水经济,得海洋者得天下。

1972年之后,人类开始进入3.0阶段,以互联网经济为代表,得互联网者得天下。目前,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等技术革命已经全面颠覆着财富并改变着人类的生产和生活。

从微观来讲,管理学有五根支柱,分别是浪潮、趋势、战略、战术和执行力。最大的风口不是趋势,而是浪潮。所以中国人讲“顺趋势所以昌”,其实顺浪潮更昌。浪潮下面才是趋势,一个浪潮一般由10-20个趋势构成,而一个趋势一般是5年到10年,小周期看趋势,大周期看浪潮。

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产业、一个企业脱离了浪潮,无论多么勤劳,是没有用的。也就是说,这世界不一定相信汗水,至少不仅仅相信汗水。互联网进入普通百姓家和产业化,是2000年左右。2000年到现在,刚刚20年左右,这个周期绝对没有走完,互联网经济依旧处在春天,短期也许会出现泡沫,但也仅仅是波动。长期看,互联网经济依旧充满潜力和希望,一树繁华的夏天还没有到来。

图3:近20年来互联网发展的脉络与趋势

互联网1.0表现为硬件的搭建和软件的建设,硬件有IBM蓝色巨人,软件有微软;

互联网2.0以各大门户网站为代表,如新浪、雅虎等;

互联网3.0以各大商务平台为代表,如阿里、京东、淘宝等;

互联网4.0更多是生活互动,如微信、游戏及App;

互联网5.0就是商务平台叠加互动,比如拼多多,让消费者购物过程体验更具幸福感;

互联网6.0是初现端倪的虚拟社会、元宇宙等的发展;

二、中国的轨迹

中国历史太漫长了,这个民族创造了灿烂的文明,是一个伟大、勤奋和智慧的民族,也是多灾多难的民族。我认为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企业,甚至一个人而言,正如“人生的路是漫长的,但关键的就是那几步”所言,最关键的是节点。

新中国建国以来,30年一个轮回,30年一个周期。1949年建国到1978年改革开放这30年,是第一个周期;1978-2009年这30年,是第二个周期,中国经济实现了奇迹般的增长,是中国历史上最美好的时代之一,我把它称为“黄金30年”。那么,2010-2040年,会是一个新的周期。

2010年以来,我们似乎处在又一个十字路口,共识似乎在消失,争论日益激烈,特别是上海疫情已经把朋友圈都撕裂了。有些人说共存,有些人说清零;有些人说往左走,有些人往右走;有些人讴歌资本,有些人批判资本;有人说美国是我们的敌人,有人说美国是我们的朋友;有人支持俄罗斯,有人支持乌克兰。所有的争论都针锋相对,据理力争,甚至歇斯底里。正确答案从哪里来?正确答案应该基于事实、数据和逻辑。

事实上,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GDP总量连美国的零头也不到,也只有日本的1/7,但是到了2020年,我们已经是美国的67.3%,是日本的3.32倍。一个人成功必有可取之处,一个人失败必有可恨之处。中国一定是做对了什么,那中国到底做对了什么呢?我一直说中国做对了三件事,做对的这三件事,是中国经济的三根支柱,如果这三根支柱坚若磐石,中国的未来一定是乐观的。无论是疫情冲击,还是中美贸易摩擦,风再狂,雨再大,都值得我们坚守,房子塌不了,大厦不会倾。

一个支柱是科学化,尊重规律与常识

我们终于把现代科学引入中国这片土地,我们终于乘上了人类2.0的快班车,我们终于把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智慧引入中国,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禁锢了数千年的中国大地,实现了野蛮式的成长,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草得草,这是野蛮成长的30年,也是潮气蓬勃的30年。》》》点击此处预约下次活动

完全的尊重科学和按规律办事,也许在中国现阶段还很难。我经常说,中华民族聪明又勤奋,只要能尊重常识,不违背常识就赢了。也就是说,只要我们不指鹿为马、不南辕北辙、不掩耳盗铃,我们就赢了。

第二个支柱是市场化

市场化的实质是“看不见的手”,它能较好地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用有限的资源来满足人们无限的欲望,实现人尽其才,物尽其力。

就上海这次疫情来看,我认为不是中国不行,不是上海政府不行,也不是上海人民不行。这么大一个城市,近3000万人,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让人一家一户送物资,这个工作量是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至少很难满足个性化诉求。能完成全面个性化资源优化配置的,只有看不见的手。它不会忽视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有利益,市场经济就会占领它。市场经济很奇怪,人人自私,社会得利,每个人为自己的利益而奋斗,但是整个人类发展的方向却是科学的、正义的、有效的,这就是著名的瓦尔拉斯一般均衡。

第三个支柱是全球化

我们的市场很大,但再大也大不过全世界,我们中国人再聪明,但再聪明也聪明不过全人类。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最根本的经验是融入了全球化,融入了人类发展的潮流,顺潮流,所以昌。

所以对中国来说,第一逻辑是“入主流”,第二逻辑才是“有特色”。只强调特色,不入人类发展的主流,我们可能会迷失方向。

毫无疑问,全球化的重要角色是美国。有一个最根本事实是,凡是中美关系好的时候,中国经济就繁荣,凡是跟美国关系不好的时候,中国经济就下滑。所以我们不要轻易跟美国脱钩,我们依旧应该是全球化的坚定支持者。我们反对打着爱国旗号、盲目爱国或键盘爱国的民粹主义者,民粹主义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时候都是祸国殃民的,这不但是中国历史上的教训,也是人类历史上共同的教训。我们呼吁爱国爱党,也呼吁理性爱国和用心爱国。

刚才讲到了三根支柱,如果把它展开,可以总结为四条,那就是市场的魔力、开放的协作力、百姓的坚韧力和共产党的领导力,四力联动,促进了中国“增长奇迹”。只要我们坚持这个最根本的经验和模式,中华民族的复兴一定可以到来。

就中国的转型而言,中国以前是一好学生,倾全国之力、全民之力实现经济增长,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经济增长。现在,我们要转型做三好学生了,这就是著名的“三山理论”。在政治上,不忘初心,缩小收入差距,让人民满意,被称为“红色江山”。在经济上,保持持续繁荣,被称为“金山银山“。在环境上,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开始关注碳达峰和碳中和,被称为“绿水青山”。

大家想一想啊,有一天,我们的国家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经济繁荣,人民安居乐业,这不就是“美丽中国”嘛。习近平总书记给我们规划了一个值得期待的美丽中国,毫无疑问值得我们讴歌。

三、企业的产业升级和路径选择

第三部分是关于产业升级和转型。时间关系,我只能简单讲一下要领。

图4:产业链的形态变迁

如图4所示,从产业链看,整个产业链毫无疑问在从纺锤型变成亚葫芦形,从中间粗到两头粗。原来是生产为王,现在是资源为王、销售为王。

第二个是价值链。互联网时代,从单兵作战到团队协作,现在不是一个企业在战斗,拼的是整个产业链。所以你不能只关注你的企业,还要充分关注你的上游企业和下游企业,和优秀的企业一起干。

第三个是消费链。从物质的效用到精神愉悦。工业2.0时代,我们更强调商品的效用,也就是消费商品和服务得到的满足感,消费者关注的是产品本身。到了3.0时代,物质已经不再稀缺,乐活主义兴起,消费者更多享受的是消费的过程。例如:我们到大型商场去,购物也许不再是唯一目的,更多的是享受这个愉悦的过程。

第四个是生产链。从以产定销到以销定产,从满足需求到创造需求。原来经济学笃信“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滚滚财富”。但随着经济快速发展,需求基本都被满足了。市场的蓝海,已经不是满足需求,而是如何创造需求。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企业家可以用自己的智慧,创造出新的需求,让产品更丰富,让人类生活更美好。

最后我想讲,我今天主要是讲“周期”。既然万物有周期,那对企业家来说,有穿越周期的力量吗?答案是:有。穿越周期的力量往往是基础的或者传统的,它带着低利润和愚笨的特色,也就是那些不在风口上的产业和商品,但人类永远离不了它,例如吃穿住行。像农业和基础制造业,无论风口在哪里,无论世界阴晴圆缺,它总能穿越周期,都能活下来。它像太阳一样一直挂在那里,让世界避风避雨,安居乐业。

作者简介:程名望,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上海市特聘教授(东方学者)、“曙光学者” 和“浦江人才”。

》》》点击此处预约下次活动

版权声明:本文为 “上海管理科学论坛2021-程名望《互联网浪潮下的中国经济和企业战略选择》-博士资讯-在职博士DBA招生网首页-提供「在职博士」招生简章报考流程[教育部认可]”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mansonedu.com/bszx/797.html

标签:
关于院校
诺欧商学院,巴黎路桥高科,蔚蓝海岸大学,蒙彼利埃大学,ISTEC商学院
关于项目
智能制造
医疗健康
教育行业
数字科技
金融行业
文化产业
常规管理
扫码关注
在职博士DBA招生网 沪ICP备17014422号
cnzz统计代码开始